亚男的... (YaNan.De)


最后一只鹰

盘旋着,迷茫着……

我,不知所措。

我们的天空已经不再是清澈如水晶,她蓝色的衣衫已被高耸的烟筒染成了灰色,我们葱茏的家乡也被一台台机器伐掉,仅留给我触目惊心的木桩。同伴们个个被捉住,装进了一个很大的铁笼里。只有我,凭着健壮的身躯和敏捷的动作,幸免于一次又一次的捕捉。我躲在了暗处,看着同伴们流着悲痛绝望的眼泪暗暗和我做最后的告别。我知道他们把最后一丝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,但我却如此没有用,自己的亲人和部下一个都救不了。看着一辆汽车要将他们载走,一时的冲动和激情让我冲了出去。我要去,我要去救他们!纵然粉身碎骨,我也要去!

但随之一声悲怆凄绝的啼声传了过来:“鹰王,只有你能好好活着,我们才有希望啊!”接着,一声声鸣叫在已不是森林的上空回荡起。我明白了同伴们的一片苦心,只好敛回了自己的双翅,无言地回到苍凉的故土。

此时黄昏已近,一片苍茫笼罩了整个大地,我独自站在那些突兀的木桩上,回忆着两天前这儿还是我们鹰族的乐园,可现在……我好想笑,笑自己幼稚,竟会相信美好与和平会是永恒的。难道我没从其他已快灭绝的动物身上看出些什么吗?我又想哭,哭自己的软弱,为什么我们始终逃不过这种命运?“保护动物”的口号已经提出了这么多年,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们?一声哀啼在血红的夕阳下回荡,一个孤独的影子在晚霞的衬托下越发孤独。我在盘旋,在徘徊,在思考我们鹰族的命运……

……

我累了,渴了,想收敛翅膀歇一会儿,找点水喝,但我不能,鹰族的命运掌握在我的手里,如此的重任我怎能有半点松懈?

不知飞了几天几夜,当我遍体鳞伤时,前方猛然出现了一片灰暗的天空,天空下是一个个拥挤的小方盒,夹杂着我从来没听过的噪音——城市?!我想它一定是了。我兴奋得展一展双翅,向它飞去。但很快希望又落空了,城市这么大,我怎么才能找到同伴?

一连十几天过去了,我盲目地搜寻:没有结果。正当我绝望时,一辆黄色的汽车驶进了我的视野,是它!那天带走我同伴的就是它!我激动得全身颤抖起来,跟上它!只有跟上它才能救回鹰族!

汽车驶进了一个宽阔的露天场地里,但我不能靠近,只得从远处看着。场地上架起了一排排的铁栏杆,每排栏杆上都挂着许多的大铁笼。我只能隐约看见铁笼里囚着一些活动的东西,什么?活动?!是不是我们鹰族?我兴奋得飞近了一些,果然不错,是他们!我想呼喊他们一下,但这时,几个人走了过来,我又只能躲在暗处观察;他们手里提着一大堆肉,径直走到每个铁笼前,把肉平均分进铁笼里的一个铁盒中,我的同伴们就安然自得地吃了起来。当我看到这一幕,差点叫起来。他们是鹰!鹰不是宁肯饿死也不吃不是自己劳动所得的食物吗?况且那是人类的东西!人类!人类!人类是我们的敌人,是摧毁我们家园的刽子手!怎么能吃他们的东西?!难道仅两个月的时间就磨灭了他们的锐气了吗?我激愤地在心底呐喊。

但随之,我便逐渐地冷静了下来:也许,也许他们没有自由,为了生存,为了等我去救他们,他们只能这么做。我稍稍地安慰了一下自己,心理平衡了些,但他们那种与以前不同的逆来顺受的目光却总让我感到内心不安,似乎总有种预感越来越强烈。

到了深夜,等四周不再有人看守时,我悄悄飞了过去,用翅膀撞着铁笼,把一个个熟睡的鹰唤醒。他们看见我一阵惊喜,但接着,笑容又凝固在他们的嘴角。我不解地询问怎么了,但回应的只有一阵沉默,让我愈来愈不安的沉默。但此刻,我已顾不了这么多了,我只要救出他们,救出我们苍鹰的家族。我开始用嘴啄铁笼上的锁。老天既然已经赋予了我们健壮的双翅,那它就会不收回我们的自由!我要用行动证明,用鲜血证明!

血,一滴一滴,从我嘴角流出……

希望,一点一点,从我心里点燃……

“鹰王,放弃吧!我们不想回去了。”犹如晴天一声霹雳,我呆了。

“鹰王,我们始终斗不过人类,即使我们有双翅,但他们有猎枪啊!就算我们回去,我们能居住的地方也越来越少了……”

“鹰王,您……您回去吧!我们在这儿也挺好的……每天不用饿肚子……对不起。”

沉默,沉默,死一样的沉默。

血仍在滴,只不过不仅是嘴角,心也在流血……

我望着曾经属于鹰的眼睛一直到天亮,当我最后一次问他们:“你们真不想和我回去了吗?真的不再属于鹰了吗?”回答我的仍只有沉默。

“明白了,我明白了。”我轻声呢喃着。然后缓缓仰起头,向远方飞去。身后只传来不再是鹰的呼喊:“鹰王,对不起!”想起他们被捉走时,我也听到他们的呼喊,只不过那是让我活下去,让我抱着希望活下去;而今,我抱着希望来了,为什么又让我独自背着“对不起”的失望而永别呢?

我没有回头,没有盘旋,只有奋力地飞着,试图飞出这透不过气的悲哀,但一想起鹰族将毁于我们这一代,心中的伤痕就越来越深。

我,该怎么办?

一只鹰,一只鹰王怎么才能解脱这可悲可叹的一切?

不知怎的,我飞到了我们故土旁边的一个深山里。那里有一条瀑布,瀑布深处埋葬着我们家族的勇士。每年我都会和我们鹰族来到这里悼念我们的骄傲,让每一位勇士把他们的英武传染给我们,让我们更加有胆量去击败一切困苦。可如今,人类的一些肉饵就征服了我们的翅膀吗?人类究竟有什么本领能让天空的骄子成为他们的玩偶,或者我们鹰从来就只有坚强的双翅,去没有坚强的心?

瀑布冲着岩石,撞出巨大的浪花,仿佛一只鹰在高傲地飞翔。没了家园,我们可以再去找,但没了应有的傲骨,我们去哪儿找?我是鹰,高傲的鹰!鹰可以去死,但决不能屈服!我是鹰王,鹰族的王!没了鹰,哪儿来的王?!

瀑布冲进了我的心里,却冲不进我的眼睛,冲不出我的泪水,鹰是从来只流血不流泪的鹰!再大的悲哀也只能默默忍着。也许我活下去,只能是苟且地,也许只有我勇敢地去死,才可以化为人间的永恒,鹰族的永生……

一只鹰,低转在深山,幽幽地鸣叫,像是大地也在呜咽。

一只鹰,毫不犹豫地展开双翅,冲向瀑布,冲向那瀑布的最深处,那里不仅是坟墓,更是天堂!他的天堂……

一阵风吹过,深山又是一阵寂寥,没有谁会记住这深山里一只鹰的沧桑,因为没了鹰的呼啸,天空就不会再辽阔,没了天空的辽阔就不会再有鹰,真正的鹰啊……